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, 2015

沿途

Image

朦胧

Image
朦胧的晨 有朦胧的美咖啡再来一杯


曾经

曾经执笔弹琴的手如今握锅铲奶瓶
岁月就是这么一回事

无名状

快乐以无名状哀伤以无名状
无法言明的都是无名状 是云的形态 漂浮不定
你不必了解

小老师

Image
宇恒老师在教我写字。。。